廣告贊助

大家好我是航仔。本來我不好發聲,因為這段時間有關M社(MYBG出版社)和謝老闆(神秘岛桌游)的雙方的言語都沒有得到證實,但是今天突然幾位桌遊商家對M社的桌遊進行打折,事情鬧得這麼大,讓我很想說點什麼,我和我和幾位3.16桌遊傾銷事件親歷者聊了聊,就有了這篇文章。

 

桌遊貼吧吧友銷魂姿態發了一個帖子,總結了這幾天有關M社和謝老闆的事件始末,我在他的基礎上進行簡單轉述,也讓尚不知何事的玩家瞭解個大概。

 

3月上旬,在M社組建的Gloomhaven群,神秘島桌遊的謝老闆因為一句有關《火星殖民》勘誤的言論被踢出了群。

 

312日,M社在公眾號發佈有關《火星殖民》勘誤的情況說明,文中指出了謝老闆在《火星殖民》生產過程的一些做法。

 

313日,謝老闆在桌遊貼吧發帖對M社的言論進行了回應,並曝出了《火星殖民》之外的一些料。

 

隨後,貼吧中零星出現一些曬出在謝老闆店購買桌遊的帖子,315日,謝老闆的店鋪突然把印有M社和神秘島logo的桌遊《綠洲洞天》價格半價出售,據銷魂姿態描述,原本銷量只有5盒的《綠洲洞天》打5折後銷量已達444筆。

 

 

之後,多家店鋪也開始把包括但不限於M社的遊戲進行打折促銷,我粗略數了下,大概包含M社遊戲打折的店鋪在7家左右。

 

 

過程中,不少玩家曬出自己的訂單,整個桌遊傾銷事件成了一場玩家的狂歡。

 

整個事件中,吧友的一句評論引起了我的注意,他說:“這件事情應該還有後續,不過可以預見的結果就是M社遊戲貶的一文不值(絕版另說),謝老闆也有了一個外號——一呼百應謝老闆。”

 

也有一些玩家把這次事件定性為商家們集體抵制M社而進行的清倉,而事實真的如此麼?商家們究竟是怎麼想的?

 

我先聲明一下,我說此次事件是傾銷也許是不准確的,但事發突然,又不是逢年過節,且此次打折的桌遊指向性很強,所以我暫且稱之為傾銷。

 

當我今晚問了一位參與這次事件的商家A時,他的第一反應是很驚訝,驚訝於竟然有這麼多商家都跟著一起打折了。“我們打折主要是聽說謝老闆這次促銷活動的效果也不錯,所以我們也想搞類似的活動,大家不用過度解讀。”商家A說,“如果這種促銷活動效果好的話,我想我們今後有機會也會繼續這樣做的,不是針對M社或某件事。”

 

我問及以後是否還會賣M社的遊戲,商家A說:“只要是好的遊戲我們都會銷售。”

 

“怎麼說這一次事情呢,就是剛剛好大家回籠資金,好出新遊戲。”商家B這樣回復了我。“和雙十一不同,雙十一大家選擇太多,這一次,就是單品,所以會很快下架,回籠資金這是我們這一些商家的想法,謝老闆的想法就比我們複雜多了。”

 

在我問及商家BM社的合作時,他表示其實最近幾年都沒有合作,打折的也是幾年前就進的遊戲。

 

相比於商家A和商家B,商家C的心情就複雜了很多。“這次事件對我影響非常大,我和M社有代理合作,現在M社的遊戲被搞成這樣,我還怎麼賣遊戲。”

 

“我代理的遊戲有M社的logo大家都不買,以前我也不信能有這麼大的影響,現在我信了,影響是蠻大的。”商家C說,“玩家確實挺嗨,但是夾在中間的代理商不好受,明明是自己付出過翻譯校對心血的作品,竟然要被逼著打折出售,心情很複雜。”

 

這段時間的M社任老闆和神秘島的謝老闆,也是我很想聊聊的對象,我加了幾次謝老闆都沒有通過,任老闆在朋友圈發了一段話,大意是將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。

 

 

在這裏我想懇請大家冷靜下來看待這次事件,買歸買,買完我們也應該為這個脆弱的桌遊行業多想一想。大家是要抵制M社,還是爛遊戲?如果是前者,大家低價買M社的桌遊能夠起到抵制的效果麼?如果是後者,那我們又在做什麼呢?

 

抵制日貨之時,有些人大街上見到日本車就砸,日企真的受到傷害了麼?真正受到傷害的是日本車主啊!中國有許多勤勤懇懇的代理商,他們從M社拿到版權,盡心盡力出版了好遊戲宣傳運營,一句抵制,就可能讓他們的遊戲爛在手裏,被迫低價出售,而他們僅僅做的就是從M社代理了一款不錯的遊戲。

 

最後,我懇請大家不要以出版社來評判一款遊戲是否出色或垃圾,狂歡過後別讓留下的只是一地雞毛,這對我們心心念念的桌遊和心心念念的桌遊行業都是不公平的,我們自覺做好這點,其他的讓出版社和代理商自己去處理,上帝的歸上帝,凱撒的歸凱撒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航仔的部落格

桌遊頑主航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